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莞站长网 (http://www.0769zz.com)- 国内知名度站长资讯网站,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创业经验,网站建设等!
热搜: 站长资讯 服务器 站长 创业者
当前位置: 首页 > 站长资讯 > 外闻 > 正文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辞去CEO职务

发布时间:2017-07-06 22:21 所属栏目:[外闻] 来源:腾讯科技
导读:腾讯科技讯 据纽约时报报道,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辞去CEO职务。 卡兰尼克于 2009 年创立Uber,并将其发展成为一家打车巨头。由于股东的不满,卡兰尼克无法继续留在Uber。 消息人士表示,卡兰尼克受到了来自投资方的压力。在辞职的前几小时中,卡兰尼克与投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辞去CEO职务

腾讯科技讯 据纽约时报报道,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辞去CEO职务。

卡兰尼克于 2009 年创立Uber,并将其发展成为一家打车巨头。由于股东的不满,卡兰尼克无法继续留在Uber。

消息人士表示,卡兰尼克受到了来自投资方的压力。在辞职的前几小时中,卡兰尼克与投资方发生了争执。

6 月中旬,卡兰尼克宣布将无限期离开 Uber进行休假。在给公司全员的邮件中,卡兰尼克称他将花一段时间平复悲伤情绪。他的父母上个月在一次水上意外中遭遇不幸,母亲当场死亡,父亲严重受伤。卡兰尼克称自己将重新思考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导,但并未在信中透露自己何时回到 Uber,也没有指定新的管理者。

而在发送休假邮件的一天前, Uber 高层发生了又一次动荡,其商业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 (Emil Michael) 离职。迈克尔是卡兰尼克的亲信之一,也是 Uber 最早形成的核心团队成员。

仅今年年内,Uber已经损失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亚洲业务总裁和产品及增长副总裁等约 10 位高管。

于是就有网友在Twitter上调侃:“Uber不再有COO、CFO和CEO,简直就是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

高管陆续离职引风波

一系列高管离职,表明Uber高管任免存在缺陷;外加上悬而未决的性骚扰丑闻调查,以及与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部门Waymo之间的专利纠纷,这也让卡兰尼克创办的Uber在今年进行首次公开招股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

一个又一个丑闻的不断出现,也让Uber损失或开除了许多的管理团队成员。作为一家拥有超过1. 4 万名员工的巨无霸初创公司,Uber当前缺少一位“二号”人物,能够顶替卡兰尼克管理内部事务。

Uber已开始填补一些高管离职带来的职务空缺。在过去的一周中,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和苹果前高管博佐马·约翰(Bozoma Saint John)加盟了Uber。前者担任Uber的战略和领导力高级副总裁,后者则将出任首席品牌官。本周一还有消息称,阿里巴巴董事龚万仁(Wan Ling Martello)将会加入Uber董事会,出任公司独立董事。龚万仁具备丰富的员工管理经验。她曾担任沃尔玛全球电商执行副总裁,目前在雀巢担任亚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负责人。此外,龚万仁也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成员,以及审计委员会成员。

尽管最近出现了一系列的动荡,但Uber的业务仍处于成长之中。这家公司第一季度的营收达到 34 亿美元,且净亏损幅度有所收窄,降至7. 08 亿美元。不过Uber在美国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抢走了该公司的一些市场份额,且内部冲突可能会给全球竞争对手提供机会,让它们乘机吸引合作伙伴、募集资金或是挖掘人才。

Uber高管把霍尔德的报告视为他们努力的转折点,希望借此把公司过去的轻率抛在身后,并为公司的未来提供一个线路图。在过去的 14 周时间中,霍尔德一直在与同事塔米-阿尔巴兰(Tammy Albarran)在Uber内部进行调查。在调查期间,已有超过 20 人被开除。

Uber董事会成员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在声明中表示,“调查的时间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结果也更为痛苦,但今天将会掀起新的篇章。我们现在任务是学习、重塑,以及共同书写Uber的新篇章。”

“性丑闻”事件发酵

Uber的动荡始于今年 2 月,该公司前软件开发员工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当时在博客中表示,她在Uber工作期间遭到了主管的性骚扰,但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却在极力保护主管,而不是积极解决问题。福勒写道:“我很清楚他想与我发生性关系,明显超出常规,我迅速将聊天信息截图,向人力资源部门举报。”Uber高级主管告诉福勒说,这名男子工作表现非常出色,他们不希望因为一个“无辜的错误”而惩罚他。此事件受到业内和市场广泛关注,迫使Uber聘请霍尔德组成调查组来牵头负责调查这场性骚扰丑闻。

在Uber发布报告之后,福勒发布推文称,“我会继续说下去,直至事情真正改变。”她在上周曾发布推文称,“请记住,这不是关于多样性和包容性,而是关于法律被破坏的问题。骚扰、歧视、报复是非法的。”

在Uber发布的公开报告中,并没有处理福勒的个人诉求。但是该公司董事会批准的变革,将会为Uber提供一条路径,让公司成为对女性和少数民族员工更友好的工作场所。公司拟改变员工的多样性,调整激励良好行为的高管薪酬,建立员工多样性顾问委员会等等。Uber在今年 3 月首次公布的员工多样性调查报告显示,公司只有15%的女性技术人员。

在霍尔德对公司现有和前员工的调查中,员工的投诉超出了福勒抱怨的范围,内容涉及到该公司在 2014 年曾组织一场赴韩国首尔的三陪KTV旅行;滥用“Greyball”工具帮助司机躲避政府监管;以及一宗发生在 2014 年的印度强奸案处理不当的问题等等。

然而,任何希望该报告能指名道姓或在公司中发现有问题的人都会感到失望。这份报告没有提供这样的细节。

Uber计划进行的若干变革都是象征性的。举例来说,这家公司会把一个名为“作战室”更改为“和平屋”。这家公司还计划放弃许多文化价值观,特别是“让创造者去创造”(“Let Builders Build“), “永远迅速行动”(”Always Be Hustlin’“),“踩别人脚趾“意为给别人制造麻烦让自己上位(Meritocracy and Toe-Stepping) 等等。

赫芬顿在声明中表示,“Uber14 条文化价值观中的许多都有良好的用意,但已经被武器化。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今年 1 月加盟Uber的首席人力资源官梁妮-霍恩塞(Liane Hornsey)表示,公司将会进行改革。Uber正着眼于改变人力资源操作惯例,以及员工的日常生活。这其中包括向员工提供更具弹性的时间、获得晋升更为明确地指导方针、修改的绩效审查程序等等。霍恩塞在声明中称,公司希望“确保过去的错误不会重复出现。虽然变化不会在一夜间完成,但我们承诺在员工、司机和乘客中重塑信任。”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