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莞站长网 (http://www.0769zz.com)- 国内知名度站长资讯网站,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创业经验,网站建设等!
热搜: 服务器 2016 如何 站长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聚焦 > 人物访谈 > 人物 > 正文

任正非在3个月内见了6位省委书记,本不爱见领导的他想干啥?

发布时间:2017-05-11 03:08 所属栏目:[人物] 来源:钛媒体
导读:副标题#e# 从今年 1 月 3 日到 3 月 18 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带领公司高管团队,一口气拜访了四川、陕西、山西、广东、浙江、湖北 6 个省,与省委书记会谈,与当地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那么,一向并不喜欢见政府领导的任正非,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密集地与

任正非在 3 个月内见了 6 位省委书记,本不爱见领导的他想干啥?

从今年 1 月 3 日到 3 月 18 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带领公司高管团队,一口气拜访了四川、陕西、山西、广东、浙江、湖北 6 个省,与省委书记会谈,与当地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那么,一向并不喜欢见政府领导的任正非,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密集地与政府领导会谈,华为到底又与当地政府达成了什么合作协议?

甩开运营商,撸起袖子自己干

关于华为的动作,我们可以先看当地媒体的报道:

1. 四川省:双方将在信息通信技术研发中心建设、云计算、大数据产业、信息安全产业、智慧城市、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智能制造、新业态培育、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信息通信技术开放合作平台建设、人才培养等十个方面深化合作。

2. 陕西省:双方将在大数据及云计算产业、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企业管理与文化等方面加强合作。

其他省份的合作协议也是大同小异。由于目前华为巨大的规模和丰富的产品线,华为与地方政府的合作肯定不会局限于某一个方面。

首先,华为会利用当地的人力和其他资源,兴建研发中心、技术支持中心、培训中心等支持类部门。不过,鉴于华为过去这些年已经在全国建设了很多这样的中心,增量不会太大。

任正非在 3 个月内见了 6 位省委书记,本不爱见领导的他想干啥?

老冀判断,任正非这一次出行,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做生意,特别是希望拿到地方政府在云计算、大数据、信息安全、智慧城市等方面的订单。其实早在去年 5 月,华为就与陕西省工信厅签署了云计算战略合作协议,为其建设面向西北区域的公共云计算服务平台;去年 7 月,华为与山西吕梁市还签订了云服务大数据中心合作协议。

熟悉电信行业的同学们,看到华为与地方政府的合作协议,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前些年,三大电信运营商的领导也都拜访了不少省份的领导,也都跟这些省签了不少类似的合作协议。

过去,华为主要还是跟着电信运营商的背后,为他们提供设备和服务,由运营商出面为政企客户提供服务。如今,华为选择了主动出击,自己出来大力拓展政企客户了。

特别是在云计算方面。据老冀了解,自从 2011 年华为成立企业业务BG之后,华为就开始向很多政企客户提供公有云服务,只是为了怕引起运营商的反弹,华为将其命名为“企业云”。

如今,华为准备撸起袖子加油干了。今年 3 月 9 日至 10 日在湖南长沙举行的华为中国生态伙伴大会上,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表示,华为将成立专门负责公有云的Cloud BU,今年增加投入 2000 人。

患上了“动脉僵化症” 运营商网络,要动大手术

老冀认为,这是因为华为已经嗅到了运营商市场即将到来的危机。 2016 年,运营商业务仍然占到了华为销售收入的55.7%,利润占的比例只高不低。如果这块业务像冰山一样融化,对于华为的打击可想而知。

实际上,这块业务已经开始融化,这其实不是老冀个人的看法,运营商内部也有明白人。 4 月 8 日,在杭州举行的新华三Navigate2017 领航者峰会运营商论坛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就表现出了深深的忧虑。

任正非在 3 个月内见了 6 位省委书记,本不爱见领导的他想干啥?

提起韦老,电信行业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已经 71 岁高龄的韦老,终身都在电信行业从事技术管理工作。

这次论坛上,韦老谈的是运营商的网络架构重构,以及由此而引发的产业链重构。

韦老断言,过去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已经患上了“动脉僵化症”。这是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运营商一直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为了解决眼前问题搞了一大堆解决方案,互相不兼容,结果搞成了非常复杂的僵硬网络。“血流不畅,70-80%被堵死了,90%以上就要做手术了”。

那么,“动脉僵化症”的网络,怎么才能疏通?韦老认为,必须完成三个根本性的转变:

第一,从“互联网应用被动适应网络”向“网络主动、快速、灵活适应互联网应用”,倒过来,不要让互联网应用被动地区适应运营商的网络。像美国著名的视频网站Netflix为了适应运营商的网络,被迫搞了 5 套编码,分别适应2M、1M、500K的传输速率,让运营商很被动。

第二,从传统“烟囱式”分省、分专业的网络架构,向“水平集成”的一个中国电信转变。过去,运营商没开一个新业务,就建一个新的业务平台,结果搞成了无数个“烟囱”。 2003 年韦老主持中国电信业务平台的水平集成,当时业务平台就有 2200 个,到了去年还剩下 700 个,这还只是业务平台,不算网管等其他平台。由于平台与平台之间互相不搭架,造成了资源巨大的浪费,跨平台的业务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第三,从PSTN为核心的组网,向以DC(数据中心)为核心的组网新格局转变。原来中国电信的数据流量大部分来自于交换局,现在则大部分都是从DC来的。据中国电信统计,直挂DC的流量已经占了46%,加上城域网过来的流量,DC已经占了60-70%的流量,这个比例还在不断上升。既然大部分流量都是从DC来的,为什么不以DC为核心?

看了这些,现在大家明白为什么总理要求提速降费,工信部一个劲地催促,身为央企的运营商却跑不起来了吧?老冀用一句老话来总结,那就是“非不为,实不能也!”

韦老提到,现在运营商要做网络配置的开通和调整,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最快也要几个星期。而像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则要求运营商能够做到分钟级,这是多么大的反差!在中国电信,开通一个VPN功能就需要 40 个人工环节的干预,怎么可能做到分钟级?

运营商和设备商,一对难兄难弟

如今,全球的运营商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都在做网络架构重构,他们有三大武器:

第一个是SDN(软件定义网络),解决了网络配置的问题,它打破了控制与转发一体的封闭架构,实现了可编程的新纪元。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